幸福其實很簡單!每晚對另一半說「這句話」讓她笑著跟世界道別

3,144 人次
幸福其實很簡單!每晚對另一半說「這句話」讓她笑著跟世界道別
 

離開,會不會覺得遺憾?



如果,死神現在來到你的身邊,然後告訴你還有一天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,你會不會覺得遺憾?我想,誰都會有遺憾吧!

過去曾經看到過一個很溫暖的小短文,說兩個老人相依相守一輩子,他們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會對對方說:「我愛你」,別人很不解地問他們為什麼年紀這麼大了還這麼肉麻,老頭不好意思地笑著說:「因為我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,睡著了就再也起不來了。我們保證在去世的最後一句話永遠都是我愛你。」老太婆在一旁幸福得笑著。

我想老太婆是有資格幸福的,因為他們都懂得珍惜。每晚睡覺之前,大家都已經做好了離開的準備,他們的心中滿滿的都是愛啊。

反思自己,有時候睡覺之前,還在賭氣,和別人生氣,也不滿意自己。可我們又憑什麼保證明天還是我們的?

如果可以選擇,誰會留下一句抱怨離開呢?



很久以前,我在某雜誌上讀過一篇文章,名字我忘記了只記得主人公的名字叫「林白」。

故事的開始,一位二十幾歲的男生,因為心臟驟停進了醫院。在醫生的搶救下醒了過來,看到了正躺在床上喝優酪乳的女生林白。林白穿著藍白條紋的病服,臉上畫著曬傷妝。她說這是曬傷妝,把臉蛋花得紅嘟嘟的,可實際上她的臉已經沒有了血色。

她對他說的第一句話便是:「你是心臟間歇性驟停,死不了,放心吧!」可是,他死不了這件事情,對於林白來說,多麼地渴望!

男生喜歡她的美麗,總是不自覺地偷看她。有時候,她就會肆無忌憚地笑他在屋子裡方便。因為住在同一個病房,男生略顯尷尬。

後來男生的病倒是並沒有什麼大礙,可是女孩卻對男生說,知道自己活不長了,說醫生騙她吃藥,拿個膠囊瓶子裝藥片,可是藥片並不是膠囊。 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了盡頭。

她還讓男生看了醫院曾經廢掉的焚化爐,儘管那裡已經不再火化屍體了。她是漂亮的,是勇敢的,也是脆弱的。她希望自己臨走的時候,會一直笑著。她喜歡肆無忌憚地笑,只是沒有什麼親人來看望她。

她的父親在國外,因為趕上暴亂,根本回不來,母親生她的時候難產死了。她對男生說:「我來的時候沒好好來,走的時候我一定要讓自己走好。」男生喜歡林白,他表白了。可是林白告訴他,她只是想找個人愛自己,在自己臨走的時候,有人愛自己,而不是真正地愛上了這個男孩。

儘管時間短暫,仿佛兩個人真的是如漆似膠的戀人,相互心知肚明,又認真地演戲。林白在笑聲中,耗盡了所有的生命。這算不算愛情,誰都說不清楚。可是她收穫了幸福。

女孩問男生:「你愛我嗎?」
男生回道:「愛,愛得死去活來」。

我不知道,現實生活當中存不存在這樣一種愛情,是能夠不計前嫌、不計後果的。我們不一定能遇到這種接觸過生死抉擇的愛情,但我們一定會遇見生死。

其實,我們都不如林白幸運,她遇見了那個愛她死去活來的人,最起碼她帶著這樣一種幸福離開了世界,可是我們卻還是相互埋怨,相互爭奪。 人在最幸福的時候,往往活在痛苦之中,在最痛苦的時候,往往活在知足當中。

如果,我們都還沒有離開的坦然,那麼就請珍惜身邊的人吧!我們都不希望自己或者身邊的人在離開之前存有遺憾,那麼我們是不是該義無反顧地用剩餘的生命去相愛?有時候,生命沒有想像得那麼低俗,它可以讓我們變得永遠像個孩子般有愛。

妄想



晌午,吃過午飯的我在房間裡看書,忽被一陣嘈雜驚擾。聲音從窗外傳入,立刻覺得不舒服。放下書,走到窗前,掀開紗簾往下看去。一群披麻戴孝的人在馬路上停留。

有人去世了!這是我的第一反應。緊接著,便是好奇心驅使我繼續觀望。畢竟這種在大街上出殯的事在城市裡已經不多見了。

他們雇了一些專門辦喪事的人員,在棺材旁邊又哭又唱,傳遞給周圍的人一股寒氣。而我也隨著這種氣氛,冒起了雞皮疙瘩。

我問朋友:「你說假如我去世,會不會有很多人也替我辦一場喪禮,就像這麼隆重。」其實,「隆重」這個詞有些不正確,畢竟這不是什麼好事,我的意思是「有模有樣」。

朋友連忙著急地對我說:「閉嘴!說什麼呢,別整天死死的,多不吉利!」

我不好意思地笑著,走回了自己的書房。

人們都是這樣,畏懼死亡。



好像「死亡」是一隻聽話的死神,誰的嘴裡一提起「死」,死神就歡快地跑來尋找那個呼喚它的人,然後高高興興地把他帶走。

有趣的是,儘管很多人都懼怕死神找到自己,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死亡。為什麼這麼說?你看那貪吃者,滿身肥肉卻還在談論去哪裡吃飯,你看那貪財者,腰纏萬貫卻還在想著去哪裡賺錢,你看那好鬥者,傷痕累累卻還在嚷嚷著去哪裡打架。節制飲食並非只是為了節約糧食,宣傳文明也並非道貌岸然。可是很多人並不那麼覺得,好像這些規定全是為別人制訂,與自己無關。

只有當他因為吃太多而送進醫院,因為疲憊不堪而被送進醫院,因為滿身傷殘被送進醫院,才會醒悟般地悔恨:「我再也不多吃了!我再也不光知道賺錢了!我再也不到處打架了!」人們總是妄想那些生老病死與自己無關,卻不知道這些東西與生俱來。

沒有人會在乎「把每天當成是末日來相愛」,他們恨不得有數不盡的未來,每天都是新的一天。可明日究竟還會不會出現,對於每個人來說都不一樣。

「死亡」不是詛咒,它是提醒我們要過好每一天,而不是準備過好明天。在這晴朗的天空中,如果每個人都把明天當作「世界末日」,我們應該是相愛的。情侶們都不要吵架、父母都和睦相處,子女孝順,多好。

人們妄想能從命運的夾縫中多貪戀幾年凡塵,可那又能怎麼樣呢?人終有一死,無法改變。人們妄想尋求富有、尋求美麗,尋求魔鬼與天使的保護,尋求上帝與諸神的恩典,可又能怎麼樣呢?人終有一死,到頭來都是一場空。所以,我們不該妄想在世上貪圖享樂,不該妄想在這世上尋求什麼,生不帶來,死也帶不走。

而我也妄想過明日就末日,可世界卻依舊在轉動,溪水依舊在東流。也許,人類的妄想僅僅是妄想,大自然根本不予理會,生命依舊在輪回。所以說,妄想並不能阻礙大自然的發展,又怎麼會讓我們得到「心想事成」的結果呢?

本文摘自《人生轉眼,卻總是明白太晚》/ 章含、吳丹/崧燁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