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說人生要冒險才算活過?50歲後做想做、該做的事,每一秒都有價值

3,172 人次
誰說人生要冒險才算活過?50歲後做想做、該做的事,每一秒都有價值
編按:你是否覺得歲月稍縱即逝,甚至有時讓你感到焦慮?日本著名醫師平松類長年關注老年議題,從各式各樣的案例中體悟生命有限,光陰越趨寶貴,但卻有人遲遲走不出焦慮,他倡導勇於追尋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並強調遲暮之年實在不必給自己多增添不愉快的回憶。

覺得時間過好快,而開始感嘆「人生苦短」、「來日不多」



人一步入中高齡,一開口不自覺就會感嘆「人生苦短」、「歲月不饒人」這種老掉牙的口頭禪,但大概也沒幾個人會當真。不過法國哲學家保羅.珍妮特(Paul Janet)卻從心理學的角度,對此認真做過研究,因此這理論又被稱為「珍妮特法則」。

簡單來說就是「隨著年齡增長,會感覺日子過得愈快」。舉例而言,對於一歲的幼兒來說,一年就是他人生的全部,但是對十歲的孩子來說,一年是人生的十分之一;同樣都是一年,對兩者的人生分量而言,卻有著十倍的差距。

同樣地,從剩餘生命來看,假設健康存活的年齡是八十歲,那麼五十歲的人還有三十年的日子可過,但是對七十歲的人來說,就只剩下十年光陰了。以剩餘的健康人生計算,一年相當於五十歲的人的三十分之一,但是對七十歲的人而言,就只有十分之一。所以年紀愈大,一年的價值比重就愈高。

因此,「人生苦短」的感嘆不單純只是情緒化的負面說法。深具價值的一年、意義重大的一個月、不平凡的一天,這些都是提醒我們要珍惜每一個瞬間,是正面發想的原動力。

比方說,當家人提議來一趟旅行,你原本對家族旅行總是興趣缺缺,嫌全家一起行動很礙事,寧可一個人享受釣魚時光,但是一想到能闔家團聚的機會所剩不多了,於是開始重視與家人共享天倫的時光,決定扶老攜幼一同去旅行。我認為能夠如此轉念,對豐富自己的人生大有助益。

當然,我們也犯不著因為一年太短、一個月轉眼即逝,就強行塞滿每一天的行程。時間的價值是逐漸提升的,只要懂得「不做無謂的事」就好。我們已經知道哪些是「自己想做的事」與「自己不想做的事」,只要不勉強迎合他人,把重心放在「自己想做的事」和「絕對該做的事」,然後付諸行動,就不算虛度光陰了。

當意識到生命有限、來日無多的事實,就會鞭策我們優先處理真正想做的事。此外,不做無謂的變動,也是延長幸福美好人生的要領。若非自己真心想要挑戰的事,盡量以「保守」為上策。比方說,慣用某款芳香柔軟精的人,最好不要冒險嘗試新推出的香味。當然,如果你是喜歡蒐集各種香味的人,那另當別論,否則保守一點,繼續使用自己習慣的香味就好。

要是保守的人做了新嘗試,結果發現「新款香味一點都不好聞」、「原來的香味舒服多了」,可能因此感到受挫,懊悔白花錢,甚至還為此壞了好心情,這多不值得啊!

喜歡到處遊山玩水的人,總是不斷變換旅遊地點,以見識新奇的世界,但如果你是每年夏天都固定到同一家飯店避暑的人,犯不著冒險換新,繼續以往固定的行程就好。若覺得了無新意,或許今年換一套新衣服去度假,甚至在附近找一處新的景點走走,只做微幅改變,也可以降低變化所帶來不適應的風險。

年輕時可以把住過的簡陋旅館、克難旅行拿來當笑話講,但是 對於光陰變得極為寶貴的現在,實在不必給自己多增添不愉快的回憶。

當然,每個人對「冒險」與「保守」的定義不同。當你認定這件事值得冒險去做,那麼即使失敗了也能甘之如飴。要將寶貴的生命時光過得有意義,理解自己「在不同年齡階段的變化」是很重要。

本文摘自《好好變老:自在享受55個身心靈的微變化》/平松類(日本眼科醫師、醫學博士)/時報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