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智的陪伴不是盯緊長輩就好!園藝治療師:陪伴是一起做什麼?天南地北地聊!

768 人次
失智的陪伴不是盯緊長輩就好!園藝治療師:陪伴是一起做什麼?天南地北地聊!
編按:隨著歲月增長,「加齡」不可逆、「身體機能」不可逆,但每一個人,都擁有追求幸福生活的選擇權,年輕時沒空做的事,就在加齡後啟動吧。本文作者為台灣園藝福祉推廣協會副理事長、園藝治療師沈瑞琳,同時他也是失智症園藝治療發展講師、大學諮商輔導中心課程講師,主張透過園藝療癒活動、結合高齡養生與創新長照,加齡生活從擁抱大自然開始,讓園藝成為一項新的日常療癒方案!

本文為「園藝治療」預防與延緩失智症的課程經驗談,在參與園藝活動的過程中,告訴我們那些以前從未發現的、關於陪伴與照顧的二三事。


與其在家過著當兵般、數饅頭翻日曆的日子,等待子女、孫子假日到來,承受高齡的孤寂,像似沒有陽光滋潤的心情,人會漸漸被侵蝕,讓身心都變得不再那麼悠遊自在,所以何不大步走出家門?

台灣目前針對高齡化社會,提供許多不同的服務,除了一些居家照護需求可申請、ABC據點以基本照顧或共餐為主外,學習型的高齡課程可以詢問所在地的農會、社區、社大、大學推廣教育中心、小學(租借校園辦理的課程)⋯⋯所開辦的許多多元課程(依照資格條件不同,免費或收費課程皆有),給自己一個出走的動力吧!

學習新知、結交新同學,還可能有跨齡同學可以互相激勵喔!高齡生活真的可以自己做決定。

在高齡長輩身上,我學到的更多!園藝治療師——「自助而後助人」,自己也會在每場療癒課程中,被療癒且增長生命智慧

失智了,一樣不會遺忘為人母的角色與責任,這就是母愛啊!



○玉媽媽住進失智家屋的這天,剛好是我每週的授課時段,我看到女兒牽緊媽媽的手,○玉媽媽也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女兒,張望著家屋環境,看著正在上園藝治療課的我們,好熱鬧!我們有了短短的對談接觸。

安心才能舒心



下一週起,○玉媽媽就加入我們的課程,她總是隨時發現桌面、環境地上掉落的物品,只要課程到一個段落,她總是馬上起身拿抹布、掃把,開始整理環境,除了向她道謝,我們手邊沒工作的人,都一起加入整理的行列。

有時,休息的時段她就會起身,不是休息而是整理環境,原本同仁會把她勸下,但發現凌亂的環境是○玉媽媽分心的點,後來我們修正方式,只要她想起身整理,我們就配合停下課程,因為「安心」才能「舒心」!

只要能協助她適應陌生環境,課程停在何時又何妨?誰說課程的休息時段,一定是老師主宰的呢? (編輯推薦:郎祖筠談照顧失智爸爸的日子: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)

五官七感都是記憶接收點



因為「理解」與「尊重」,我們和○玉媽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模式,慢慢的,她笑容增加,對課程內容專注度增加,漸漸開始與我們閒聊,表達她的想法,例如她看到「到手香」,拿來嗅嗅氣味後,她說:「這個天氣不好時,煮茶來喝,還可以洗洗澡,就不容易受風寒⋯⋯我婆婆以前都這樣做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?婆婆說要煮給全家人喝和洗,我就趕快去做,都是婆婆去田那邊摘回來的,我記得這個味道。」

五官七感,也是存放記憶的倉庫。

「陪伴」是一起做些什麼事、天南地北地聊



有一回我和○玉媽媽比鄰工作,發現她種植物的動作很俐落,我問她以前有務農過?還是喜歡種植物嗎?她笑得好靦腆,說:「沒有,以前家裡的事都是我哥哥嫂嫂在做,我都不會,也不用做,因為年紀差距,我最小都不用做⋯⋯。」說著說著自己大笑又害羞說:「我啊!都負責玩。」我們一起笑,我感受到○玉媽媽成長記憶中的美好,家庭給她愛與幸福,當下她一直持續這個記憶中的小確幸,手也沒停下來的繼續著。

因為參與園藝活動,讓她暫時遺忘「要回家」的情緒(她不論一早起來、還是午後,只要空閒下來,打包行李要回家的情緒就會出現)。

失智的陪伴有很多種,在機構照顧場域,我希望可以增加對談的機會,無論是我們拋出或住民拋出的話題,都是在尋找記憶裡的人事物,皆對腦部活化、語言表達、臉部肌肉運動、社交關係提升、降低孤寂感⋯⋯等產生刺激與幫助。

「陪伴不是把被照顧者盯緊就好。」


「陪伴是一起做什麼?天南地北地聊。」



本文摘自《加齡的自然療癒力》/沈瑞琳(綠色療癒力學院院長)/聯經出版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