怨念真的會傷身!哈佛醫師的身心靈養生:與自己和解吧,別人的功課還他們

5,033 人次
怨念真的會傷身!哈佛醫師的身心靈養生:與自己和解吧,別人的功課還他們
編按:哈佛醫師許瑞云結合中西醫專業研究,強調身體、情緒與病症間的關係,許多時候身體所反應的,其實是過往藏在心靈中的抑鬱、悲傷、憤怒、委屈,卡住了生命能量場。

許瑞云醫師著有多本著作,強調面對自己的心境,放下過去放不下的,與自己和解,才能改善紊亂的情緒能量,過去她在書中就提及,若在紛擾的家事裡無法自處,年深日久,身體裡的能量阻塞,不僅精神越來越差,健康狀況也會越來越壞,各種身心問題接踵而來。

本文刊載於許瑞云醫師部落格及臉書粉絲專頁,她分享,很多女性受文化制約和洗禮,覺得應該要照顧他人和為家人犧牲奉獻,有時可能無意間把別人的功課攬在自己身上,其實,學著尊重別人生命的課題和痛苦,不再獨自背負傷痛,也是自己必修的一課,愛他人的同時也別忘懂得愛自己,才能讓嶄新的能量有空間回來。


乳癌,是我在診間最常碰到的癌症,雖然乳癌背後的原因很多,但在乳癌的能量場上我最常見到的以下兩種極端的課題:

1.把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-

把別人的問題(包括寵物的問題)都當成自己的問題來操心,來自責和打趴自己,覺得自己是個很差勁的媽媽、太太、女兒,都照顧不好他人,自己這麼差勁真不值得存在。 (編輯推薦:大學畢業4年就有第一桶金!林書煒:媽媽教我存錢,卻忘了多愛自己一點)

2.把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-

認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對不起我,我是很無辜的受害者,都沒有人愛我和照顧我。這兩種極端的態度都容易讓胸部的能量場卡住。

因為我們無法替代他人去做改變,也無法讓他人不受苦,更無法讓別人負責我們的功課,因為只有自己才能改變自己,我們無法改變別人,別人也無法負責我們的生命。

身為女性的我們,文化的制約和洗禮會讓女性覺得應該要照顧他人和為家人犧牲奉獻。



當家人受苦或生病而我們沒有辦法幫上忙時,就會覺得很傷心難過、內疚自責、甚至在潛意識上會想跟著對方離開這個世界,所以滋養生命的能量(乳房能量)就會卡住了。因此,我們要學習把別人的功課還給別人,尊重別人生命的課題和痛苦。愛他人的同時也要懂得愛自己。

傳統女性在家裡的地位總是最後的一位。

重男輕女,男尊女卑的文化,會教導女生要有三從四德的「美德」,從小鼓勵這樣的「美德」。所以女人被教導不能夠為自己而活,要為孩子、為先生、為家庭犧牲奉獻才是具備有女德。

在能量場上,這樣思維的女人幾乎都帶有很深的無力感,因為即使她盡了全力去做去犧牲自己(甚至因此而常需要嘮嘮叨叨的唸家人,希望家人能夠改變,能夠更好),家人還是無法如她所願的快樂、幸福、健康、事業學業都順利等,所以常有挫敗、無力和內疚感。

其實生命本來就是無常,人本來就很難被管和被改變。當我們這樣累的要死的盡全力為他人付出時,常常在潛意識裡會有「活著好累」的想法--會想要用死亡或生病來讓自己可以休息。

並不是說我們不能夠為他人或家人犧牲奉獻,但是我們也得要照顧好自己的需求。

當家人遇到挫折、不如意、生病、苦難甚至死亡時,不要凡事往自己的肩膀扛,認為是自己的錯或不足。事情會發生都有其因緣,不見得是任何人的錯或責任,我們接受當下的現況和祝福對方就好。

而第二種把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,認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對不起我,尤其是在伴侶關係裡被劈腿或遺棄的人,常帶著很強的怨念,這樣的怨念會深深的傷害自己,尤其是自己的胸部。

兩個人從「相愛」到「不愛」的過程是雙方的互動出了問題,也是兩人共同創造的。

表面上是一方出軌,其實問題的根源大多是來自兩人早已經有很多的摩擦和不愉快,裂痕早已經出現,但沒有人主動去修補關係,所以越裂越大,直到一方受不了想離開,或者遇到自認為更適合的(但是如果一個人有人格上的缺陷,不管是遇到誰,相處久了遲早還是會再度出現類似的問題,所以並沒有所謂的更適合,除非自己有成長和轉變才能有更美好的關係)。

既然不愛了,就謝謝過去曾有過的美好,彼此祝福,讓自己的生命充滿愛和祝福的心念。

記得把別人的功課和命運還給別人,我們無法為別人負責。同時不要期待別人得為自己的困境或不幸負責。別人可以不愛我們,但是我們得要學習愛自己,是否要「充滿怨念」或是「充滿愛和祝福」的過生活是我們自己可以做的選擇。


本文獲許瑞云醫師部落格授權轉載

作者簡介:許瑞云醫師,原任職於哈佛大學醫學院講師及哈佛麻省總醫院內科主治醫師。2008年因關心台灣醫學教育,遂返回台灣,於慈濟綜合醫院擔任教學型主治醫師。